你若安好 便是晴天

[排少/兔赤]路都是你选的

  社团活动结束时已是向晚时分,木兔和赤苇走出校门,在东京入了秋的街道上,天气已经转凉,一阵风吹来在两人身后落下一片萧瑟。他们彼此相挨,然后渐渐地拉开距离;落在后头的赤苇看着木兔的背影,就快结束了吧。木兔的身影被夕阳拉的细长而遥远。

  就快要结束了。他想起他们甚少合照,最多的莫过于赢了比赛后大家一起的大合照。而他总在木兔的身边,他总是搂着他的脖子,汗水黏腻,笑容灿烂。为胜利欢呼,讴歌着青春。

  彼时木兔还是枭谷的王牌,他还是一个二传手。木兔的每个跳跃、每个扣球都被他深深记着,如此强烈,胜过那些照片上的定格。两人的生活中只有排球、排球和排球,瞳孔里还闪烁着明亮光芒的青葱岁月啊,转眼间却已...

2017-02-04 热度:21 #兔赤 #排球少年

[YOI/オタユリ 奥尤]随笔

  YuriPlisetsky曾经以为爷爷、滑冰以及Victor就是他的全世界。爷爷是他的归属以及最柔软的角落,是他所有的爱的依靠;而没有滑冰就不会有今天的Yuri‧Plisetsky,他也无法想象与滑冰脱离的自己会是什么样子;关于Victor,那是他过去的憧憬与追逐,心高气傲如他,幻想着在自己第一次成人组的世界赛上,自己会和维克托在同一个赛场上,并打破他五连冠的纪录。然而却从未想过维克托会离开俄罗斯、背弃竞技场和他,落下我要去当教练这种鬼话,从俄罗斯飞去日本找那什么胜生勇利,决绝且不留余地。

  那是一种被弃的感觉,有什么东西被硬生生地挖了出来,空出一块,无声地流着血。

  直到他遇到Otabek...

2017-02-04 热度:10 #奥尤 #Yuri On Ice

[赤安]循着雨声下沉 (R18)

上连结

时间轴设定在两人共事有半年左右之后

那时苏格兰还没死

他们还不知道谁是降谷零、谁是赤井秀一

而降谷的天真在现实里死了一次又一次

应该不会被屏蔽吧(

2016-09-12 评论:5  |  热度:44 #名侦探柯南 #赤安

[三池兄弟]Soft lights in summer days

  大典太坐在本丸的回廊上,夏季的天空晴朗无云,有风轻轻吹过,摇晃的树影覆上他。蝉噪喧然,从那些看不见的树叶细缝里传来。阳光河水般地流过他,上一次像这样沐浴在阳光下的日子已经久远到被他遗忘,也被时间遗忘。那些百年来沉睡在仓库里的时日,阴暗、潮湿、不见天日,清晨的鸟鸣也无法传达到的幽暗空间。只有他的名字──大典太光世,天下五剑之一,往后历史对他的既定存在,被记录在典籍里。


  回廊尽头一只白底黑色斑纹的小老虎,或许是迷路了,看到人便往有人的地方走去。幼虎在陌生的刀面前停下,东闻闻西嗅嗅,一双大圆眼看着大典太,带着满满的好奇。

  大典太伸出手,动作小心翼翼,怕是弄伤什么似的。...

2016-09-01 热度:21 #三池兄弟 #刀劍亂舞 #大典太光世 #ソハヤノツルキ

[赤安]Gun and Rose

  有些秘密或许瞒一辈子是最好的选择。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点燃香烟,零星火光闪烁,赤井秀一轻吐出一口白烟,缠杂着房间内欢、愉后的痕迹弥留不散。

  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停止,安室透套上一件浴衣,腰间的绑带随意系上,没有被布料遮掩的茶色肌、肤露出了点点的细碎吻、痕。「希望你能长命百岁。」安室透说,嘴角弯成嘲讽的弧度,看着赤井叼着烟,一点红光与火光,在暖黄灯光下的阴影明灭。

 

  真是荒谬至极。每当他和赤井经过激、烈的性、爱后,他总是如此想着。明明是他恨之入骨到想要杀死的男人。

  更荒谬的是他甚至不讨厌。

 

  安室朝赤井走去,赤井依然静静地...

2016-09-01 热度:27 #赤安 #名侦探柯南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