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置

走到哪都是迷失

[双龙组]不在他方

阴阳师

角色:荒/ 一目连

不在他方



I

 

傻子。将那两个字咀嚼在口中后,他轻声说。

 

 

II

 

荒再次来到这座小村落──或许已经不能被称为村落,废弃的空屋渺无人烟。他凭着记忆寻找神社的所在,原本就隐密的小道现已野草狂生,而神社不复过往的华美,失去了人民供奉的神社残破不堪,腐败的柱子爬满藤蔓。他闻到潮湿的泥土气味。

 

然后他看到那位守护此地的风神静静地站在长满青苔的台阶上,荒站在远处,瞇起眼细细打量一目连──蓝色浴衣松散的披在身上,一阵风吹过灌满了衣摆。过长的浏海遮住右眼,缠上一圈一圈的绷带;唯一的左眼是一样的碧绿色,透出那好似无论如何都不会改变的温柔,但少了那流转灵动的光。一目连的目光投向远方的青山或是更遥远的天空,荒说不准。阳光穿过树林零零碎碎地落在一目连身上,让他看起来变得透明而渺远,和残败的背景融为一体,或许下一秒就要消失。

 

「别藏了,请出来吧。」一目连突然开口,但没有转过来看荒。

 

「从什么时候发现的?」荒慢慢朝一目连踱过去,脸上仍是那副冷硬的表情,一目连似乎已习以为常,他抬起头注视对方,露出一个似有似无的笑。

 

「打从你一来就发现了。」一目连停顿了一下,清了清喉咙后他继续说:「荒的气场太强烈了,就算收起了气息还是没办法察觉不到。」

 

荒直直地望进一目连的眼睛里,彷佛能够包容所有宽阔,比如一片草原,或是一整个宇宙的星辰。他抬起手轻轻地抚上对方仅剩的左眼,低声问:「你的眼睛…怎么了?」

 

「那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啊。」一目连说,声音细微得彷佛就要随风而散。

 

一目连欲再度开口,但又好似无话可说,那就唯有静默。耳边只有风吹过的声响。或许是因为风神的缘故,阵阵微风让人感到特别温柔,像一目连自身,温柔地、让人不禁地沉溺。

 

过了良久,荒听到微弱的声音传到他的耳际:「你说,我会不会消失呢。」

 

「不会的。你不会消失的。」荒压低嗓音说。

 

然后他握住了一目连的手,用力地却不令人生疼。

 

 

III

 

其实荒一点都不介意一目连更多地闯入他的生活。那般踽踽独行的风神,像风一样,一不留神就会从指缝溜走。

 

当他再次见到一目连的时候,他已经不再是过去风神的模样了,头顶长出了妖角,眼睛也成了妖冶的金瞳。即使堕落成妖,他仍留在这里。傻子,荒想到,傻的近乎愚蠢。回去已经是不可能的想念了,那就只能等待不会到来的到来。

 

被人民遗弃的风神,到最后连时间都将他遗忘。而世界依旧沙沙在转。

 

「你啊、你总是太过温柔。」

 

「温柔有什么错吗?」

 

「你的温柔善意终究会让你走向毁灭。看看曾经的我,看看现在的你。」荒说,语气冷硬却轻,轻省的不能在轻省,「何不屏弃那些多余无用的情感。」

 

「荒,」一目连低语,像是水流过,像是风穿过荒的身体:「我生来就是要守护这里的啊…我已将我近乎永恒的时间系于此。」

 

End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