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若安好 便是晴天

[赤安]Gun and Rose

  有些秘密或许瞒一辈子是最好的选择。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点燃香烟,零星火光闪烁,赤井秀一轻吐出一口白烟,缠杂着房间内欢、愉后的痕迹弥留不散。

  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停止,安室透套上一件浴衣,腰间的绑带随意系上,没有被布料遮掩的茶色肌、肤露出了点点的细碎吻、痕。「希望你能长命百岁。」安室透说,嘴角弯成嘲讽的弧度,看着赤井叼着烟,一点红光与火光,在暖黄灯光下的阴影明灭。

 

  真是荒谬至极。每当他和赤井经过激、烈的性、爱后,他总是如此想着。明明是他恨之入骨到想要杀死的男人。

  更荒谬的是他甚至不讨厌。

 

  安室朝赤井走去,赤井依然静静地坐在那里,总是那副好似看透一切游刃有余的样子。他来到赤井跟前,阴影落在男人身上,手中的香烟还剩下半截。然后安室跨、坐在赤井身上,那似乎是一瞬间的事,一把手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赤井秀一。

  那是一把左轮手枪。赤井彷若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冰冷的枪口传来。像那年一样。

  房间只有两人空白的静默。

  直到手枪上膛的声响响起。

  安室直直地看进赤井的眼睛里,翡翠色的瞳孔里映出的自己,张狂,却可笑、苍白,像是泅泳的溺者。

  「就不怕我一枪打穿你的这里…」还是那个嘲讽的笑容,将枪口瞄准的位置从他的眼前缓慢地下移到左胸上,「或这里?」

  「不,」赤井用左手握住了左轮手枪的汽缸。就像那年一样。「你不会的,零君。」他说,语气温柔地近乎残忍。

  他能感受到他轻微的颤抖。

  赤井再次吐出一口白烟,白烟在安室眼前缓缓飞散开来,好似让一切都变得模糊,翠绿色的眼睛,脸部的轮廓;也模糊了那些被他压抑的感情界线。爱也好,恨也好。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似乎早已失去了定义那些感情的能力了。

  逐渐清晰的只有赤井的体温,唇的形状。一呼一吐彼此交融的气息。

-End

安室好辣

评论
热度(29)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