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若安好 便是晴天

[三池兄弟]Soft lights in summer days

  大典太坐在本丸的回廊上,夏季的天空晴朗无云,有风轻轻吹过,摇晃的树影覆上他。蝉噪喧然,从那些看不见的树叶细缝里传来。阳光河水般地流过他,上一次像这样沐浴在阳光下的日子已经久远到被他遗忘,也被时间遗忘。那些百年来沉睡在仓库里的时日,阴暗、潮湿、不见天日,清晨的鸟鸣也无法传达到的幽暗空间。只有他的名字──大典太光世,天下五剑之一,往后历史对他的既定存在,被记录在典籍里。

 

  回廊尽头一只白底黑色斑纹的小老虎,或许是迷路了,看到人便往有人的地方走去。幼虎在陌生的刀面前停下,东闻闻西嗅嗅,一双大圆眼看着大典太,带着满满的好奇。

  大典太伸出手,动作小心翼翼,怕是弄伤什么似的。动物总是让他想到那些脆弱的灵魂,幼小且易碎,好似一个不小心就会坠落。小老虎蹭上了大典太骨节分明的手指,发出满足的呼噜声,得寸进尺地跳进了大典太的怀里,这一瞬间让大典太感到慌乱与措手不及,对鲜少被动物如此亲近的他来说。他看着眼前的小生命充满活力,下意识地露出不甚明显的笑意,在午后阳光的照耀下看起来宁静而美好。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以及男孩软糯却透出几分焦急的声音,大典太朝声音的来源望去,一个粟田口的孩子,好像是叫做五虎退的样子,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过去和他一同在前田家的前田藤四郎将粟田口的短刀们一一介绍给他。男孩也注意到他并朝他跑去,小老虎看到主人的接近,离开了大典太怀里。

  「下午好…大典太さん…那個、老虎應該沒有給您造成麻煩吧…」面對這把新來的太刀,五虎退怯生生地問。

  「不…不会,牠并没有…造成麻烦。」面对眼前的短刀,大典太拿捏措辞,并尽量让口气听起来和善。

  在五虎退抱着小老虎离开之前,小老虎轻轻蹭了蹭大典太才回到主人身边。

  「牠好像很喜歡大典太さん呢。」五虎退露出一个腼腆的笑容,接着说:「那么先告辞了。」

 

  待男孩足音远去,大典太对着空气说:「你打算要在那里站多久。」

  站在柱子後方的ソハヤノツルキ走到大典太身旁坐下,笑得一臉燦爛,「什麼時候發現的,今天沒看見那個披著披風總是一蹦一跳來找你的粟田口小孩呢。」

  「前田君吗…他貌似去远征了。」

  「難怪沒看到他。」ソハヤノツルキ說,將目光移到大典太身上,那張平常總是緊繃嚴肅的表情變得柔軟幾分。「你现在看起来心情很不错。」

  「这可是…第一次…。」大典太露出一个轻而浅的笑容,日光在他脸上烙下阴影,那样的笑容好像变的那么不真切。

  「みつよ一直都是個溫柔的人嘛。」ソハヤノツルキ說,拍上了大典太的肩膀,眼底的笑意沒有減少。

  微风轻掠过,夏天的蝉鸣依然继续着。

-End

评论
热度(25)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