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若安好 便是晴天

[YOI/オタユリ 奥尤]随笔

  YuriPlisetsky曾经以为爷爷、滑冰以及Victor就是他的全世界。爷爷是他的归属以及最柔软的角落,是他所有的爱的依靠;而没有滑冰就不会有今天的Yuri‧Plisetsky,他也无法想象与滑冰脱离的自己会是什么样子;关于Victor,那是他过去的憧憬与追逐,心高气傲如他,幻想着在自己第一次成人组的世界赛上,自己会和维克托在同一个赛场上,并打破他五连冠的纪录。然而却从未想过维克托会离开俄罗斯、背弃竞技场和他,落下我要去当教练这种鬼话,从俄罗斯飞去日本找那什么胜生勇利,决绝且不留余地。

  那是一种被弃的感觉,有什么东西被硬生生地挖了出来,空出一块,无声地流着血。

  直到他遇到Otabek Altin。那一天他拐过好几个弯试图躲过那些疯狂的「Yuri Angels」,他躲在建筑物的阴影喘着气思考下一步该往哪里逃的同时,来自哈萨克斯坦的青年出现,带他逃离了疯狂的粉丝和喧扰的市区。即便在日后这段小插曲被流传为「哈萨克斯坦的英雄掳走俄罗斯的妖精」。

  在人迹稀少的公园,波浪形的高台,Yuri的目光落在西班牙市区,或是更远的地方,夕阳余晖映在他们脸上, Yuri看着Otabek的侧脸,光线柔合了对方脸部线条,平时总是紧皱的眉头也舒缓开来,他听到Otabek开口说:「要做我的朋友吗?还是不做?」

  南国的风吹过,撩起覆上他右眼的金发,他看到Otabek漆黑深邃的眼睛里闪着清澈而明亮的光芒,在对方语尾落下的瞬间,Yuri觉得全世界似乎都安静了。曾以为在滑冰这样竞争的环境中没有所谓的朋友,他也不需要,在过往中有多少时刻,他都是靠着自己的努力和意志力咬牙撑过来的。到了赛场上,朋友最终都成了对手。而这是他第一次被他人问要不要和我做朋友。

  Yuri没有说话,仅是覆上Otabek那厚实的手,紧紧握住。原来这就是交到朋友的感觉,真好,他想。

 

  在很久以后Yuri Plisetsky才发现,过去心里被强行抽离的那块空缺,似乎慢慢被抚平了,伤口结了痂,微微地发痒。

 

-Fin


评论
热度(10)

©  | Powered by LOFTER